万般皆可笑,唯坚持梦想不可笑

第40届达喀尔拉力赛将于当地时间1月6日从秘鲁首都利马发车,在两周内穿越安第斯山脉进入玻利维亚,最后于1月20日在阿根廷的科尔多瓦收官。


达喀尔拉力赛是影响力仅次于F1的第二大国际汽车赛事。作为最严酷和最富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,今年是达喀尔拉力赛移师南美大陆的第10年,也是5年后重返秘鲁的一次比赛。



常规看点上,今年将是法国标致车队参加的最后一届达喀尔拉力赛。标致车队是达喀尔拉力赛举足轻重的大牌车队,但由于国际汽联修改两驱赛车规则,标致赛车的表现深受影响,决定在参加完今年拉力赛之后退出这项赛事。


标致车队麾下囊括了达喀尔拉力赛的多位“天王级车手”:52岁法国老将彼得汉塞尔,曾经6次获得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组冠军和7次汽车组冠军,更在最近两届赛事汽车组成功卫冕;43岁的法国人德普雷,曾5次夺得达喀尔拉力赛冠军,他也是今年夺冠的一大热门;塞巴斯蒂安·勒布,九届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冠军,他说这可能是他争冠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
勒布。


中国车手方面,49岁的黑龙江车手周勇今年将第9次出征达喀尔拉力赛,是国内车手中参加本赛事次数最多的一个。他的个人最好成绩是2015年的第13位。


周勇。


海阔天空·勇之队车手何志涛和领航赵凯也将出现在汽车组与周勇并驾齐驱。两人均为1982年生人,何志涛来自湖南,赵凯来自北京。今年将是这对组合第三次参赛。


在摩托车组中,2017年度环塔拉力赛摩托组团体和个人冠军、著名车手赵宏毅、张敏将代表新疆大明矿业星之队征战达喀尔赛事。



但对大部分非达喀尔死忠来说,今年最大的看点是,刚刚交出上港俱乐部教鞭的葡萄牙教练博阿斯将参加汽车组赛事。


出征前的新闻发布会上,博阿斯透露,由于是首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,缺乏经验的他已经与几名车手就相关事宜进行了交流,并且从一些经验丰富的“老将”身上汲取了经验。


但博阿斯也表示,“参加达喀尔拉力赛,就像是与巴塞罗那交手那样,真的非常非常困难。”


对于自己的成绩,博阿斯表示并不在乎,只要求能完成比赛即可,“肯定不要期待我成为领先集团的一员,我觉得领跑的车手可能在下午3点就能到达目的地,而我很可能需要在半夜才能抵达。虽然比赛肯定会非常艰苦,但我们会尽全力去完成比赛。”


离开上海上港之前,博阿斯就被曝出成为多支球队的潜在主帅,包括大巴黎,都把这位葡萄牙少帅列为候选主帅的名单。不过博阿斯透露,“我的计划是今年的6月份重新回归足坛。”


谈到达喀尔拉力赛,博阿斯再次表示,他对这项赛事情有独钟,“有一个很巧合的数字,今年我40岁了,而达喀尔拉力赛今年也将是第40届。我的叔叔第一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也是40岁。”


博阿斯的叔叔佩德罗曾参加过1982年和1984年的达喀尔拉力赛。佩德罗对汽车运动的热爱,在少年的博阿斯心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博阿斯曾坦承,他从小最喜欢两件事,一个是足球,另一个就是赛车。


早在2011年执教切尔西时,博阿斯就曾明确表示,足球教练不会是他的唯一工作,他真正的理想是成为赛车手。在故乡波尔图,博阿斯有5辆豪华摩托车。早在执教波尔图青年队时,博阿斯就曾在业余时间参加了葡萄牙的摩托车比赛,甚至因为翻车事故导致骨折。尽管如此,博阿斯依然没有减少对摩托车的喜爱。


他说,“足球是我的工作,但赛车运动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。达喀尔拉力赛是赛车和大自然的最佳结合品,这是它吸引我的地方。”


此外,博阿斯透露,不希望第一次参加也是最后一次参赛,“我小的时候,就经常跟着父亲去看F1的赛事,而且到赛道上感受了气氛。我从小就关注达喀尔拉力赛,许多传奇人物都是我的偶像,我总期待有一天像他们那样。第一次参赛我非常激动,希望这不是我的最后一次。”


这一次博阿斯本打算参加摩托车组比赛,但是最终被技术专家劝服,改为参加汽车组赛事。他的坐骑也将与中国车手一样,是一辆丰田海拉克斯。有报道称,博阿斯在赛车身上涂上了上港的缩写“SIPG”。他此前说:“离开上港的决定很抱歉,但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是我必须完成的人生目标,我会带着‘上港’一起参赛。”


新年伊始,韩寒就在微博上就这事揶揄博阿斯。



球迷也跟着起哄。


不满17岁,就靠着自己整理的数据和对足球的见解打动博比·罗布森,进入波尔图俱乐部当球探;17岁破格考取欧足联C级教练证、18岁获得B级、19岁获得欧足联A级教练证;20出头就给穆里尼奥做了7年助手;33岁率领波尔图队夺得欧联杯冠军;40岁,在执教过英超、俄超、中超豪门后,换个战场,在一个被称为“死亡游戏”的比赛场上去完成小时候的梦想……


魔幻现实社会,万般皆可笑,唯坚持在梦想路上不停歇的人,该得到掌声与尊重。


祝博阿斯好运。

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